当前位置: 首页 > 以案说法 > 正文

逃,是没有用的!

发布时间: 2020-06-01 17:38:13   作者:   来源:本站来源   浏览次数:21

  随着国内经济的高速发展发展,用工需求也随之不断增长。不可避免的,工人的劳动报酬权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的热点民生问题。传统观念认为,拖欠工资是民事纠纷,处理此类纠纷,一般是通过协商、调解予以解决,或者通过行政责令方式处理,终极武器是提起劳动仲裁直至法院判决执行。但是恶意欠薪往往是发生在错综复杂的用工背景下,劳动者维权的成本太高,缺少专业的维权知识使其对正常的维权途径望而却步,而漫长的维权路也会让劳动者丧失信心,甚至怀疑政府,有些被逼无奈的劳动者还会采取极端方式来维权。因此早在2011年2月25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就通过刑法修改,认为恶意欠薪破坏了正常的用工关系,侵犯了市场正常的经济秩序,更侵犯了劳动者的财产权利,触及了刑法的保护底线,在破坏生产经营罪的基础上,增加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

 

        案情

 

        2014年,三十出头的张宏注册了一家家具定制公司,他想靠着自己的勤奋努力,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家具公司成立之后的一年时间也是顺风顺水。但是好景不长,2015年初,公司经营出现问题,资金周转困难,工人的工资也被拖欠。

 

        工人1:你这次发了多少钱?

 

        工人2:你发了多少。

 

        工人1:我这儿两千五,少了一半儿。

 

        工人2:我这儿也少了一半儿。你说,这怎么回事儿啊。

 

        工人1:谁知道呢?要不一会儿去问问财务?

 

        工人3:问啥啊,他能跟你说实话吗?还是我跟你说吧。

 

        工人1:快说快说。

 

        工人3:你们还不知道吧,最近公司不太不景气,为了公司能够正常运转,张总在外面借了80多万,公司一直在勉强维持。可谁知道屋漏偏逢连夜雨。前段时间,公司生产的一批货因为产品质量问题没有按时交货,导致公司部分货款也没有收到,估计我们公司快不行了。

 

        工人2:怎么会这样,那我们怎么办?

 

        工人3:还能怎么办,找公司补齐公司然后滚蛋呗。

 

        工人1:这样会不会有点落尽下石啊。

 

        工人2:对呀,这样不太好吧。

 

        工人3:你们爱去不去,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小心最后一分钱拿不到。

 

        一段时间后,张宏公司的资金链完全断链,无法为续经营。雪上加霜的是债主开始上门催款,工人也开始讨要被拖欠的工资,张宏此时是一个头两个大,压力大到整夜整夜没法入睡。因为实在没法筹钱偿还欠债和工人工资,张宏产生了跑出去躲一段时间的想法。2016年1月,张宏借了一辆车带着家人辗转去了湖北武汉,他从网上购买了一假身份证在那里开始生活。张宏一直不敢和成都这边联系,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事情已经不是躲债那么简单了。在他逃避离开期间,劳动行政部门已经向他发出责令通知书,要求他支付工人被拖欠的报酬,却被他视而不见。

 

        2018年3月,隐姓埋名多年的张宏在武汉被当地警方抓获。最终他受到了法律的惩处。

 

        以案说法

 

       犯罪嫌疑人张伟以逃匿的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应当以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听到这里后,很多有心的听众会问,那是不是只要拒不支付劳动报酬,就会构成犯罪呢?是否就不再需要民事途径维权了呢?其实并非如此。为了防止打击面过宽、刑法介入过度,在构成犯罪的标准上,法律作出了明确的界定,在规定上采用了“期限”+“人数”或者“人数”+“数额”的模式,比如拒不支付一名劳动者三个月以上的劳动报酬且数额在5000元至20000元以上的,拒不支付十名以上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累计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的,就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寻求公权介入来进行权利保障。我们可以简单的掌握以上数据标准,来选择自己的维权方式和途径。

 

       这里需要提醒大家的是,我们检察官在办理案件的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因为劳动者自身不注重证据保存而造成损失的情况,对劳动者而言,应该学会留痕,保存好自己和公司的劳动合同,整理好自己的工资条、工资账单等资料,搜集在工作中形成的比如工作证、入职公告、工作记录笔记、公司通讯录等任何可以反映自己职务、工资等级、工作时长的痕迹证明,这些都是非常容易接触和搜集的证据,在司法机关认定欠薪时间、欠薪数额的问题上,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当然对用工单位而言,我们也建议严格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来经营公司。当出现资金链断裂的经营风险时,优先保障劳动者的权益,采用正当的手段解决劳动纠纷,而不是采用逃避的方式。举个例子,在司法解释中关于该罪要求以经行政管理部门责令支付而拒不支付为前提,在这个案例中,公司负责人张宏就自认为自己逃避离开了,劳动行政部门责令通知书自己可以辩称没有收到。法律在制定的过程中其实早已经预料到此类情况,因此作出了“在经营场所张贴文书”视为有效责令的规定。当然,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的规范更多是督促用人单位支付报酬,因而在法律的设定围绕支付劳动报酬设置了许多从宽处理的情节,甚至在我们检察机关提起公诉以前能够全部支付劳动报酬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检察官提醒

 

        法律制度虽然在不断的完善,法律的设计也更加贴近和服务于我们的生活,顺应时代变化的需求,但是不论是劳动者还是用人单位,对自己最好的保护,并不是公权的介入,而是懂得自我预防、自我约束,学法、懂法、守法,遇到问题,要相信法。

 

 


0

0